热评 | 汇聚中国创新磅礴动能——新中国成立以来研究生教育实现历史性飞跃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13日  来源:中国医药学研究生教育信息网  点击量:75    分享:

  

热评 | 汇聚中国创新磅礴动能

——新中国成立以来研究生教育实现历史性飞跃

  1949年,我国研究生在学人数仅为629人;2020年,这一数字将突破300万人。

  从新中国成立伊始的百废待兴,到成为研究生规模位居世界前列的教育大国,70余年来,研究生教育始终与国家和民族发展同呼吸、共命运,在探索中创新,在曲折中成长,作为国民教育体系的顶端和国家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践行“高端人才供给”和“科学技术创新”双重使命,实现了伟大的历史性飞跃。

  在探索中坚定前行

  从“凤毛麟角”到“百万大军”,研究生群像的转变,见证了研究生教育发展的不平凡历程。

  新中国成立初期,国际国内形势错综复杂,党和人民面临着巨大困难和严峻考验。即使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党中央也高度重视研究生教育,将培养高等学校师资和科学研究人才作为研究生教育的主要目标。

  1963年1月,新中国召开第一次全国性研究生教育工作会议,会议讨论通过了被称为“研究生教育三十条”的《高等学校培养研究生工作暂行条例(草案)》,它的出台标志着我国研究生教育制度的初步建立。

  据统计,1950年至1966年,全国共招收研究生2.3万余人,他们毕业后迅速成长为新中国教育和科技工作的中坚力量。

  随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研究生教育在较短的时间内得以全面恢复,进入发展的快车道。1981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正式施行,这是新中国第一部教育法律,是我国高等教育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为我国研究生教育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制度基础。

  1949年,我国仅招收研究生242人;到1978年研究生招生数达10708人;而到了2020年,招生数突破110万人。特别是近10年来,硕士研究生招生平均增幅达到6%,博士研究生增幅5.7%左右,研究生教育在增强综合国力和国际竞争力中的战略地位日益凸显。

  研究生教育是应对全球人才竞争的基础布局,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重要基石。当今时代,全球范围内科技创新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发展态势,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呈现出历史性交汇。越来越多的国家认识到人才的极端重要性,高端人才已成为争夺的焦点。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把研究生教育作为培养和吸引优秀人才的重要途径。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教育事业,把优先发展教育事业摆在重要位置。2013年,《关于深化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意见》发布,研究生教育启动全面深化改革,“立德树人、服务需求、提高质量、追求卓越”,成为我国研究生教育事业发展的共识线和遵循线,开启向研究生教育强国迈进的新征程。

  深化改革,从有到优

  研究生教育作为教育、科技的最佳结合部,是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主要途径,如何主动服务国家战略需求,从有到优,从优到精,实现类型结构与培养质量的同步提升?

  2014年,全国研究生教育质量工作会议召开,发布《关于加强学位与研究生教育质量保证和监督体系建设的意见》,建立起学位授予单位、教育行政部门、学术组织、行业部门和社会机构共同参与的“五位一体”质量保障体系。同年,博士、硕士学位基本要求公布,使我国有了更加完善的研究生教育质量的国家标准。以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学位论文抽检、加强学风建设为主要抓手,研究生教育质量监管不断强化。

  与此同时,人才培养结构不断优化。根据国家战略需求调整学科目录,增设网络空间安全一级学科,目前我国已建立起涵盖111个一级学科和47个专业学位类别的学科体系,基本覆盖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各个领域。

  2013年,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印发《关于深入推进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的意见》,加快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培养社会急需的高层次应用型人才。据统计,2019年,在当年招收的硕士研究生中,攻读专业学位的人数占比已达58%。

  在保障上,大幅增加对研究生教育的投入力度。2013年,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印发《关于完善研究生教育投入机制的意见》,以政府投入为主、受教育者合理分担培养成本、高等学校等研究生培养机构多渠道筹集经费的研究生教育投入格局基本形成。

  中央高校研究生生均拨款硕士生从每人每年1万元提高到2.2万元,博士生从1.2万元提高到2.8万元,研究生的待遇水平显著提升;改革了助学金制度,实现了全日制研究生资助的全覆盖,研究生奖助体系进一步健全。

  为了进一步释放研究生教育发展的活力,使发展动力从自上而下、外在推动向更加注重自下而上、内在追求转变,教育部积极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完善研究生教育的治理体系,提升了治理能力。

  2012年以来,包括研究生院设置审批、国家重点学科审批、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评选等多项行政审批和评奖事项一律取消,对学位授权审核制度进行了重大改革,实施学位授权点动态调整,批准学位授权自主审核单位31家,给予地方和培养单位自主调整学位授权点权限。

  扎根中国大地,走进世界舞台

  “嫦娥”飞天、航母下水、“蛟龙”入海……一系列国家重大工程的背后,都离不开研究生教育的重要贡献。

  我国研究生教育事业通过不断改革发展,构筑起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高地,日渐成为驱动科技创新发展的核心引擎,扎根中国大地全面服务社会发展,大大提升了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和引领能力,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研究生教育制度的“四梁八柱”逐渐立稳筑牢,我国研究生教育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取得了新突破。

  在人才培养上,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加强和改进研究生思想政治教育,将思政工作融入研究生培养的各个环节;导师队伍立德树人的意识和能力不断加强,涌现出了黄大年、钟扬等为代表的一大批优秀导师。1990年,我国普通高校专任教师中,具有研究生学历教师的比例仅为19.6%,到2020年,这一比例已达64.1%,大大提高了教师队伍的整体素质。学术学位、专业学位研究生分类培养模式愈加完善,更加突出科教融合和产教融合培养,研究生招生数由2012年的不到59万人增加到2020年的110余万人,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各行各业输出了大批高层次人才。

  “双一流”建设引领性工程启动后,教育部确定首批一流大学建设高校42所、一流学科建设高校95所,搭建了人才培养的一流平台。随着建设进程的加速,若干学科进入世界一流行列,树起了新时代高等教育特色发展争创一流的旗帜,各地各校百舸争流,一大批拔尖人才、应用复合型人才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以培养勇攀科技高峰的“登山队”为己任,我国的研究生教育为创新型国家建设提供了强大支撑。党的十八大以来,研究生教育在原始创新、基础研究、技术变革等方面发挥的作用愈发不可替代。作为研究生培养主体的中国高校,承担了全国60%以上的基础研究工作和“973项目”等国家重大科研任务,产出了全国80%以上的SCI论文和社科重大成果。

  据统计,研究生参与高水平科研项目比重逐年上升,2018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面上项目的人员组成中,在学研究生占比均超过50%,在学研究生已成为我国科研创新活动的重要参与者和贡献者。

  坚持立足国情办研究生教育,是中国特色研究生教育制度的一大优势。这不仅体现在治理体系建设上,更渗透在具体办学实践中。比如说,学位授权点动态调整工作实施6年以来,全国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共撤销学位点1675个,增列学位点1064个,有力支撑了行业和地区发展。再比如,为培养大批服务社会急需的复合型、应用型人才,临床医学专业学位研究生以“5+3”培养模式,实现了与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有机衔接,毕业即可成为合格的临床医生。“科技小院”将实验室建在乡下田间,研究生长期驻守在农村和生产第一线,服务地方和乡村发展,目前全国已建立科技小院120多个,为打赢脱贫攻坚战贡献了智慧和力量。

  与祖国同行,研究生教育走过了从小到大、快速发展的历史性跨越,实现了自主培养高层次人才的战略目标,中国内地高校与国际一流高校在研究生教育间的差距逐渐缩小,研究生教育的国际影响力和吸引力显著提高。

  截至2019年,包括英、法、德等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在内的52个国家和地区,与我国签署了相互承认学位学历协议。境外研究生培养项目的覆盖面和影响力不断扩大,若干所高校走出国门到海外创办分校,硕士及以上层次中外合作办学机构与项目达260多个。国内研究生参与国际学术前沿研究的活跃度大幅提高,“国家建设高水平大学公派研究生项目”2019年计划派出人数已达9500人。2019年,来自全球203个国家和地区的9.1万名研究生在我国攻读硕士、博士学位,我国已成为亚洲最大留学目的国和亚太区域研究生教育中心。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党的十九大描绘了“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宏伟蓝图,呼唤着更高质量的研究生教育。面对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面对国内经济转型升级加速的趋势,中国研究生教育再踏新征程,在深化巩固综合改革的发力期,研究生教育大有可为。

来源 / 中国教育报

记者 万玉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