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 | 南京大学:弹性分流为高水平博士培养奠基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13日  来源:中国医药学研究生教育信息网  点击量:49    分享:

  

纪实 | 南京大学:弹性分流为高水平博士培养奠基

■ 聚焦研究生教育系列报道

在全校整体推行以博士资格考核为核心的弹性分流淘汰机制,6年内最多3次博士资格考核机会,不低于15%的暂缓通过率,仅2013级就分流淘汰近70名博士生……

2012年起,为提升博士研究生培养质量,南京大学探索实施博士生“四三三”教育改革,以博士资格考核为抓手,探索弹性分流淘汰机制;出台个性化培养和激励方案,鼓励高水平原创研究;同时,建立本硕博人才培养互动体系,打破博士生教育改革的“孤岛式”推进。

分流是核心举措

在博士生培养过程中,分流淘汰机制的建立始终是“雷声大雨点小”,学生因个人原因退出多,分流淘汰少。

南大研究生院培养办公室主任陈谦说,学校进行改革探索,自2013级博士生开始,在全校整体推行以博士资格考核为核心的弹性分流淘汰机制。

分流的效果如何?南大研究生院提供了一组数据:2013级共录取博士生1100多名,第一阶段在新生报到前后,有20人基于分流淘汰机制压力放弃读博;第二阶段是在培养过程中,有3人3次未通过博士资格考核被分流、23人迫于学业压力选择主动退出、5人转成了硕士;2019年是2013级最后一次博士资格考核机会,仍有20人未参加考试,其中15人主动退出,实现了第三阶段分流……

在南大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周济林看来,15%的暂缓通过率硬性设计确实对博士生产生了一定压力,但制度设计的目的不是简单完成去尾式淘汰,更重要的是对博士生群体形成正向激励。“相较于国内大多数高校两次博士资格考核机会,我们给了3次;对未通过者,相较于其他试点高校3个月后的再次考核时间,我们给了一年时间;而为了发挥正向激励作用,我们还设置了15%的优秀率并给予奖励。”

周济林说,博士资格考核是博士生向博士候选人身份转变的重要节点,在此处实施分流淘汰能抓住关键。同时,借助博士资格考核环节实施分流淘汰,可以对博士生培养各环节质量控制及分流淘汰措施形成示范效应,做到水到渠成。

提升质量是根本目的

“这几年,学校和学院在顶级刊物上发表的文章数量和质量都在提升,不少是自己身边的同学做出来的,看着还比较紧张。”尽管已发表9篇SCI(科学引文索引)文章,南大物理学院2017级博士生张志旺仍有紧迫感。

在周济林看来,分流只是基础,如何支持和激励博士生的高水平、原创性科研探索,是推进博士生培养改革的关键。

事实上,改革之初,导师们确有议论。“15%的末尾暂缓通过率,我还是比较忧虑的,担心在导师之间、在学生之间引起矛盾。也有不少导师议论说,二级学科方向多、差别大,能否有效考核也是个问题。”南大政府管理学院副院长林闽钢说,这几年,随着制度逐渐完善,大家也有了共识:一是学科方向多,但对一个好的研究计划或开题考核的评判标准是一致的。二是考核可以使博士生在一年级课程后更快进入研究状态,优化学习和研究过程。

改革实施后,研究生院深入全校31个博士培养单位梳理改革产生的影响:暂缓通过的博士生导师,既有普通博导,也有学科知名教授,甚至有院士,说明弹性分流淘汰机制是真实有效的;分流淘汰机制也对院系招生产生了影响,有的减少了在职人员招生数量甚至停招。

“分流是为了保证培养质量。”周济林说,一方面分流对学院、导师、学生产生倒逼效应,使他们严把招生入口关、严格培养过程关、严抓毕业出口关,实现“严进严出”;另一方面,着力做好加法,实施分层激励、特色培养,满足培养个性化需求,激发博士生原创动力。

完善支撑体系是重要保障

博士生培养不是“孤岛”,应建立起整体、有序的改革方案。南大构建从本科到硕士再到博士的人才培养互动体系,避免博士生教育改革的“孤岛式”推进。

导师是博士生培养的第一责任人。以博士生教育改革为契机,南大适时改革博导评聘制度,不再关注博导本身的头衔,而是关注其基本资格、岗位资格、招生能力和培养质量,进行全方位监控,推动导师将更多时间和注意力投入到招收与培养优秀学生上。

弹性分流淘汰机制也切实将压力传导到了导师。南大组织的问卷调查显示,导师在课题科研和实践项目中的指导频次和时间均有明显增加,改革使导师的工作动力和分类指导的自觉性明显提升。

周济林介绍,2016年学校制定一系列改革指导文件,通过建设研究生品牌课程,打造硕博贯通课程体系等,为研究生个性化培养提供多条途径。目前,全校已有83门课程形成了相互衔接的硕博课程体系,13个院系针对直博生建立了独立课程体系,全面提高硕士研究生培养质量。

此外,在院系层面实施时,学校只做整体把控,制定刚性和底线要求,在博士资格考核的标准、形式、内容方面,则给予院系充分的自主权。“实施7年来已走上良性发展轨道,院系也形成了各自的实施方案。”陈谦说。

来源 / 中国教育报

记者 董鲁皖龙